凤凰平台注册-整形、直播、创业赵本山女儿的自
分类:凤凰平台注册 热度:

  赵本山女儿球球又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网络风波。她参加了一个好朋友的生日宴,结果被拍到多名保安筑人墙“保驾护航”,不少媒体和网友评价她,排场真大。

  身为赵本山的女儿,从在直播平台突然被发现的那天起,她的一举一动就都会被放大。那一双双直勾勾的眼睛,围观的不仅仅是一个刚成人的小姑娘,更是作为传说中“富豪艺术家”的赵本山,到底能教出怎样的孩子来。

  球球就是在这样赤裸裸的好奇和嘈杂的议论声中,度过了她成年后的第四个年头。

  和球球的采访约在位于北京前门东路的一座四合院,这里是她今年刚成立的新公司办公地点,紧邻着刘老根大舞台北京剧院。

  初见球球,她带着笑容跟大家打了招呼,疲惫感却轻易从声音中流露出来。球球讲话很轻,瘦弱的身体包裹在宽大的卫衣下面,穿着牛仔裤的腿衬得修长——跟直播镜头前生龙活虎的她差别极大。

  去掉了美颜相机夸张的滤镜,照片里看起来有点整形过度的脸,在现实中白白净净。画着淡淡的干净的眼妆,简单的半长黑发落在肩头,衬得整个人自然清爽——当然,这不包含她之前在网上就备受争议的鼻子,近距离看山根确实有点粗。

  父母都不是高鼻梁,球球现在的鼻子不是天生的。她在采访中很大方地分享了她的鼻整形经历,她说这是她脸上唯一一个整过的部位,似乎成了她“逃离”原生家庭、寻找自我的重要标识。

  本期Young Face ,我们截取了赵珈萱的鼻子部位,来看看这位全国最瞩目星二代的反叛、逃离、以及自我成长之路。

  采访一开始,问她如果用三个词形容自己的父亲,会用哪三个?球球脱口而出:“严厉、刻薄…”,随即顿了一下:“我是不是应该说点好的?那就帅吧,就是帅”。

  球球跟她的双胞胎哥哥是在正月初一出生的,而每年的这时候,父亲赵本山基本都在春晚的舞台陪全国观众过年。所以童年时的球球,几乎没能在父亲的陪伴下度过一个完整的生日。

  13岁,她和哥哥又被送往新加坡读书,从此她与父亲之间,不仅有40岁的年龄鸿沟,凤凰平台注册还隔了6000多公里的空间距离。

  “其实我从小就没怎么跟爸爸待过,他在国内的影响力我也没什么概念”,球球淡淡地讲道。除了很少的陪伴,大众所猜测的娇生惯养的奢侈生活似乎也与现实大相径庭。

  赵本山对球球的教育方式有个四字箴言——自食其力。“可以养着你不愁吃、不愁穿,但是想过更高一层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她模仿着父亲的语气说道。

  十六岁之前,她在新加坡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一千新币,十六岁后,父亲给她涨到了两千。这些钱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或许足够了。但对于身边几乎全是富二代的球球来说,除去日常花销和报补习班的钱,完全剩不出钱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一度让她很沮丧。凤凰平台注册

  四年前她还在读书的时候,曾跟父亲提出想买一个两万块钱的包包。赵本山带她去到了那个奢侈品店,却转头对她说:你喜欢的话,爸爸可以陪你在这里看,但是不能给你买,因为你还没有赚到这么多钱,所以还不配拥有它。

  一方面生活在被富二代包围的环境里,被奢侈的消费风气浸染,另一方面自己经历着严厉的经济管控。渐渐长大的球球,开始对金钱滋生出强烈的渴望。

  赵本山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严格的教育模式,将女儿引上了一条他完全陌生的人生道路。

  第一次开直播的原因特别简单,她想赚钱买个包。当时直播平台刚刚兴起,她看到自己的同桌在玩直播还赚到了钱,一直苦于生活费不够花的她也动了念头。

  她在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叫“社会你球姐”,利用课余时间在直播间跟网友唱唱歌、聊聊天。这个ID,也成了如今大家称呼她为“球球”的来源。

  那一年的直播浪潮,带红了很多人。球球就是其中一员,第一个月,她就赚到了两万人民币,她去买了一个包;第二个月,赚了四万,买了两个包。

  “突然一下赚了好多钱,那时候觉得自己好酷啊,然后就花了,花了就没了。”球球提起当年对这些钱的处理,话语间满满的无辜和孩子气。

  第三个月,她被发现了是赵本山的女儿,消息一下子在国内炸开了。新闻上写她一夜赚几百万,买大牌包、开豪车、吃十万早餐,只要涉及到她的消息,都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刚开始直播时的球球,确实不太注意在镜头前的形象,经常洗一把脸就上线直播。但时间久了,看到别的主播一上线都美美的,她开始想自己的脸是不是可以调整一下。

  那段时间她的脸确实有点“变幻莫测”,而每天暴露在镜头前,脸上有些微的变化都会被网友或媒体察觉。2017年,面对网络上疯传的整形传闻,球球很大方地在直播间承认:“肯定调了啊,对比我跟我爸,你看不出来啊!”

  没错,球球在一次整形手术中垫高了鼻子,她丝毫没有想隐藏这件事的想法。“单纯觉得鼻子太塌了,就想整一下,我又不干明星,为啥不能承认?”球球的东北腔出来,又把大家逗乐了。

  聊起当时的手术过程,她觉得根本不值得一提,就是个小手术嘛,完全没有觉得痛,只觉得自己鼻子要变高了,特别兴奋。

  球球其实一直挺在意自己长相的,从小就想让自己变好看。但是在十八岁之前,她从未预料到自己未来会去整形,不是不想,是不敢。

  “我怕我被打,我怕我爸揍我!”回想起曾经对父亲放大的恐惧,她也不禁笑了起来。十八岁之后,自己赚到了钱,又看到身边有朋友在整,终于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垫高了鼻梁。

  而问她除了鼻子之外其他地方没动吗?她先是坚定地点头,问题已经过度到下一个的时候,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补充道:“还有牙!我还整了牙!”

  然而,不管是成为网红,还是整形,都是超出赵本山掌控的。一开始,他完全不能接受女儿在网上被大众围观,球球做完鼻子后,他更是大发雷霆,认为她否认了自己和妻子的作品。

  球球不以为然。95后女儿和55后父亲之间的鸿沟,在这两件最具时代争议的既成事实上,似乎完全无法逾越。

  赵本山的担忧也不无道理,成为一名网红,被更多人认识,也意味着要被更多双眼睛盯着看,所有行为被放大,也将面对更多的诋毁、谩骂。而球球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坚强,一度因为网络上的恶意攻击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有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没有直播,吃药、看医生,情况好一点的时候,就想想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后来她又开始运动,帮助自己抵抗抑郁的情绪,那段时间,她暴瘦了50斤。

  瘦下来的球球仿佛脱胎换骨。精神状态好转之后,她思来想去,觉得最能让自己快乐的事,还是直播。

  赵本山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留在他身边做乖乖女,不愁吃喝,但是生活也就是维持在“小康”之上;另一个是一分钱不给,自己出去闯,可以做喜欢的事,但是要自负盈亏。

  原本羊采访是定在一周前,但那天球球在去采访的路上低血糖晕倒了,工作人员转道把她送到了医院,采访只好延后。

  外面还在传她炫富、奢侈,其实她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上班族”的生活。每天八点起床,吃个煎饼果子开始上班,中午跟同事一起吃员工餐,晚上八点下班。中间要挤出时间直播、录歌,偶尔还要“出差”,到外地去拍一段时间戏。

  “我真的没有豪车,我也没有驾照,我也不吃那么贵的早餐”。她用三句简短的话回应那些网络传言,语气平淡、无力。像一个溺水的人竭力呼救得不到回应后,完全放弃了挣扎,任由水流把自己冲到哪里去。

  球球一共有两次创业经历。第一次是和闺蜜安九一起做了一个服装品牌,因为两人都是服装设计专业出身,创业时自然想到了服装行业。

  后来生意并不是太景气,她们的设计也没有得到主流的认可,渐渐地服装品牌转到了线下。

  最近两年,她想尝试着帮助那些跟她一样喜欢直播的人实现梦想,于是用自己直播攒下的钱筹备了一个红人公司,并把公司命名为“椰子传媒”。因为椰子是水果中长得最高的,她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像椰子一样,节节高升。

  可现实却相当残酷。球球记得小时候一跟同学吵架,他们就会说:别以为你爸是赵本山,我就不敢欺负你!两次创业经历让她深深理解了这句话。她所面临的一切,不会因为她是赵本山的女儿就变得容易。

  公司基础结构的搭建、人员的配置、红人的甄选,所有的大事和琐碎的小事,都需要年仅22岁的她一手撑起来。太多之前从未涉足的领域,她都需要从头去了解和学习。

  最痛苦的,是“惜财如命”的她看着自己之前积攒的心血全投进公司,每个月却只出不进,“那种感觉,真的是心碎,心碎你知道么?”球球倒吸了一口气。

  心碎也没能阻挡得了她的倔脾气,她就想给自己争一口气,证明自己离开父亲也能行。就像早些年间,她推掉赵本山专门为她组建班底让她演女主的机会不去演戏,现在却跑去演一些阵容毫不显眼的小网剧。

  “我就是好奇,想感受一下演戏的那种氛围”。球球觉得自己头太大,又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并不觉得自己是好演员,但是喜欢就要尝试,也是她的一贯作风。

  在公司、直播、拍戏之间周旋,球球把自己忙成了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虽然每天都很焦虑,但她坚定地觉得自己还年轻,精力也跟得上。

  采访结束关上摄像头后,她甩着胳膊低声嘟囔了一句:“我已经说了三年要去马尔代夫了,都没去成。”委屈的语调里才显出了久违的孩子气。

  球球的办公室附近有专门的一间屋子,给她用来做直播间。房间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商店。

  带货是如今网红们用来赚钱的重要部分。粉丝们因为信任,愿意边看直播边为博主的推荐买单。直播带货,也是球球日常工作的重要部分。

  “这个跟他们打电话再要一点吧,那个不好吃,拒绝掉吧”,采访才结束后几分钟,球球又娴熟地跟工作人员沟通确认了几项选品。

  大多数时候,她俨然一个成熟的老板模样了。但她对自己的评价并没有这么高,公司还没赚到钱,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成长,更不要说成就感了。

  但成长其实是在无形中发生的。比如对于赚钱的动机,如今的她早已不像当年一样,只为了买包。

  “我身边现在有助理,有员工,有公司的红人。这么多人,我就希望通过我们一起努力,去把他们的价值做起来。”她意识里开始有了明显的责任感。

  就像大多数父辈对子女的妥协一样,父亲赵本山不再强硬地要求她回到自己身边,而是开始默默地支持她的工作。用多年不用的微博帐号为女儿拉票,时不时偷偷潜入球球的直播间观看她的近况,还愿意偶尔在她发的短视频中露面。

  赵本山甚至还专门在北京最中心的位置给她留了一片四合院来作为公司办公地址。虽然嘴上抱怨着说:我还得交房租!但球球还是接受了来自父亲的好意。

  她也渐渐理解,父亲之前对她的阻挠,不是专断独行,是因为怕她受伤害,也是因为父亲真的老了,想让她陪在身边。

  创业四年,球球终于与父亲和解,也彻底接受了自己作为“赵本山”女儿的事实,但这不代表她会妥协。

  “我承认我爸很厉害,我也跟他说过,我在艺术这个圈子的影响力我也不可能超过你。但是如果能从十八岁开始努力的话,我就比别人成功的机会多百分之一,所以我坚信,如果我这么坚持下去的话,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财富和成就。”

上一篇:凤凰平台注册-每经16点丨中央储备冻猪肉将投放 下一篇:奔驰客户观:从发明汽车到重树服务标准汽车预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